大厂打工人的新出路,All in Web3

资讯 2个月前 123huobi
0 0

大厂打工人的新出路,All in Web3
来源:深潮撰文 & 采访:0 x5 willows

面对三月上旬中概股史无前例的一泻千里,纵是财大气粗的互联网大厂也坐不住了,Web2 大厂频繁传出裁员消息。当然,作为大厂,体面是一定要保持的,无数曾经令人羡慕的大厂员工被“毕业”或者“向社会输送人才”。

曾经,进入互联网大厂是打工人的终极梦想。而现在,它已过了如日中天的阶段,面对愈发严峻的外部环境,大厂的增长不再高速,这个行业的天花板变得清晰可见。

那些经历 Web2 大潮,最终站到互联网塔尖的大厂员工,纷纷寻找新的出路。他们中的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一个全新的领域:Web3。

于是,我们找了几个从 Web2 大厂跨入 Web3 世界的朋友,聊聊参与 Web3 的经历和感受。他们中有人已经 All in,比如 Zolo、力哥、Jose,这些朋友幸运地发现了 Web3 领域的新机会,从此告别大厂 996,成为创业者;有人还在两头兼顾,并等待机会,准备随时 All in Web3。

交谈过程中,我听到最多的一个词是“成就感”。尽管经历各不相同,但每个受访者都看好 Web3 的未来,也享受为 Web3 添砖加瓦的过程。下面是他们的故事。

力哥——前大厂 PM,现 Web3 技术团队负责人

我经历算是比较丰富的,进大厂之前也创过业。那还是 11 年,当时做的是短视频平台,但是没坚持下去,所以错过了做抖音的机会。之后,15 年进入大厂,做技术方面的工作。

接触 Crypto 相关的东西比较早,我在 13 年就买币了,不过跟创业一样,没拿住。再次涉足这块儿,就是现在这次创业。

我算是为了创业而创业,当然,也不是说就无脑冲。现在的 Web2 大厂,技术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了,大部分其实是运营主导、资源主导,我希望可以做一个由技术主导,而且不拿投资的创业项目。

这样分析下来,范围也不大,Crypto 相关的项目刚好满足。

20 年 6 月份,有个客户找到我,让我帮忙做一个 IPFS 项目。经过一番分析,我觉得能做,那时候就准备辞职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原来的工作让人觉得非常累。在大厂,你需要花很多时间在沟通和协调上,徒增大量无谓消耗。我在大厂工作的时候,每天都要开会,从上午开到晚上,有时候甚至同时开两个会。很多同事都是白天开一天的会,然后晚上六点去写代码那种。

相比起之前在大厂,现在的工作时间可能也不会少很多,但是感觉要自由和轻松得多,因为时间不是被安排的,而是自己主动支配的。我觉得这个也是 Web3 能够吸引人的一点,远程工作的机会多,而且团队都不大,减少了无谓的消耗。

不过,互联网大厂过去十年的增长实际上要比大多数小公司都要快,它的成功一定有它的道理。我从大厂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从一个更高的 level 去看问题,像之前创业,可能用户数量到万级、十万级,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后面其实就是瞎弄。在大厂,能够有机会操盘千万级用户的项目,从这里面学到的东西在别处是学不到的。

未来,Web2 可能会和 Web3 融合,就像当初 PC 端互联网和移动端互联网的融合那样。我不觉得它被接受会有很大的障碍,毕竟当初智能手机刚出来的时候,大家为了装个软件还需要越狱,也觉得很复杂,而现在直接去应用商店一键安装。

目前许多人对 Web3 的不了解,甚至是偏见,只是因为这个事物还在早期,普及还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Zolo——前大厂 Marketing,YouTube 频道 钻石手 DiamondHands 创始人

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是从比特币进入加密世界的,16 年的时候买了一些比特币,之后的话就一直对这个行业保持着关注,不过也很有限,还是以公司的工作为主。

20 年底,大概秋冬季之间那阵,感觉这个行业有很多新东西冒出来,而且是一些很落地的东。那段时间过后,就开始花更多的心思去研究这个东西,并且想要花更多的精力去投入这个行业。

做成这件事情算是顺势而为。我原来在公司是做市场和战略的,所以在买币之余,会写一些行情分析。然后,就越写越深入,从兼职变全职,并且在去年六月份做了钻石手。做这个事情之前,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只是觉得大概率是有机会的。

那个时候跟身边朋友聊起这些的时候,会发现大部分人都不太理解你做的事情,或者说不太理解这个行业到底什么是样子。包括我们现在输出的这些文章和视频,有时候发给身边朋友看,大家还是看不太懂,或者说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价值,所以在大厂其实很难跟朋友产生共鸣,更多时候是自己在这个圈子里面。

到目前为止,这个圈子还是比较闭塞的,它需要更多类似 NFT 这样的项目去破圈。这也是我们想做的事情,不仅仅是分析项目本身,也去讲一些它底层的技术和背后的价值,这也是我们给自己的一个定位,当然还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第一个是内容。我们的内容相对来讲比较深度。可能很多项目还处在比较浅层的阶段,但其实也值得分享,或者说,我们觉得某个项目有很大的机会,但是因为现在的市场和受众不是很成熟,那么就需要我们用一个比较强的语言去告诉大家,这个项目也许可以看看,跟进一下。

第二个是社区。目前的社区比我们最初想象中的要更大一些,所以我们之前设计的那种比较松散的运营,就是大家在里面聊聊天,提供一个交流环境就好那种,其实不太满足需求。我心中好的社区是能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内容,或者提供一些更好的运营方法。

第三个是产品。最近我们也想了很多钻石手未来到底要做成一个什么样子,对价值这件事情我们还能做到什么地步?我觉得 Web3 目前跟互联网早期的情况有些相似,还有很多需求未被满足。我们也看中了一个自认为还不错的赛道,然后正在孵化产品,希望靠这个产品,把价值这件事进一步放大做好。所以,也欢迎 Web2 大厂的小伙伴加入我们,一起去创造 Web3 时代的产品

小 Y——大厂研究员,Web2-Web3 中间件

我在博士毕业后,进了现在的公司,当行业研究员。其实我不属于那种很典型的从 Web2 跨入 Web3 的人,我的研究方向也是偏 Web3,也牵头了公司许多区块链领域的研究,所以我常常说自己是 Web2 和 Web3 的中间件。

我进入这个圈子是 2016 年,那时候赶上区块链、智能合约的兴起,我被背后的技术吸引,之后就一直对这块儿蛮感兴趣。2021 年 Web3 叙事的出圈其实是后面的事。最开始,Crypto 还只是被用于纯链上金融领域,等到它的用途逐步扩展至非金融领域,通过 NFT、Gamefi,Metaverse 连接到更多 C 端用户时,Web3 的雏形也就形成了。

驱动我投身 Web3 的,我觉得首先还是信仰,虽然这么说有点虚。我认为 Web3 是符合未来规律的,因为它可以实现资产和身份的确权和私有,将价值层从互联网中解耦出来,而这恰恰是 Web2 无法做到的。而且,现在 Web2 已经趋于饱和,变成了一个存量市场,各个大厂实际上陷入了争夺用户时间的内卷之中。

我们公司的氛围还是比较开放包容的,也跟我的工作内容有关系,毕竟就研究这个的,所以平时也会分享一些 Web3 的行业冬动态和观点到朋友圈。当然,肯定不能耽误本职工作。别的同事还是有一些顾忌,可能就不会让公司知道自己在关注 Web3 的事情。

虽然 Web2 大厂待遇不错,但规模过大难免会带来一些问题。一方面,当初因创新而兴起的企业,随着规模的扩大,不可避免地患上了大企业病,创新能力实际上是下降了;另一方面,外部环境也在变化,Web2 大厂面临日益严峻的监管压力。

而 Web3 的商业模式和组织模式都将发生变化,Web2 发展中面临的一些问题将在 Web3 中得到解决。

具体到工作体验上,Web2 的大厂,哪怕再人性化,你还是需要向公司负责,而 Web3 是由协议主导的,你可以通过 pow 来体现自己的价值;Web2 的大厂,你可能有股票激励,而在 Web3,无论是作为 builder、用户还是投资者都有多元的激励方式,肯定会更有成就感。

还有一点,疫情以后,我已经习惯了远程办公,这个在 Web3 当然会更容易实现一些。

我觉得疫情对世界的影响,可能要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这个可能要过几年才感觉得到。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实世界的环境变得更严酷了,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经济增长变缓,还有秩序的混乱,比如俄乌的冲突。但是,拥有共同价值的人还是需要联结,Web3 恰好就提供了这样一个联结。

我也相信,未来的新秩序会在 Web3 中孕育出来。

Jose——前大厂联盟链开发,现 All in Web3

我大学时候就开始接触这些东西了,那个时候还没有 Web3 这个概念。我那时候是玩矿机和挖矿,毕业以后进入大厂,也是做区块链开发的工作。当然,做的是联盟链。

去年年末,跟小伙伴一起出来创业,现在主要是在做一个 DAO,一方面是提供一个学习和交流的平台,另一方面也做一些建设。我们的一个大的愿景就是,为即将到来的 Web3 时代提供一个基础设施。

我们公司的氛围比较开放,也许是身边同事都是做技术出身的缘故。当初在公司的时候,周围的小伙伴平常聊的也都是区块链、Crypto 相关的一些东西。

我们团队跟以太坊基金会的联系比较密切,所以当初还在公司的时候就请过 V 神来布道,也确实吸引了一些同事,但大部分人还是没那么容易接受,毕竟这个东西还是太新了。

辞职这件事我是比较笃定的,也是水到渠成。我还是蛮喜欢之前的工作,但就是觉得意思不大,现在做的事情有点开天辟地的意思,我比较追求这种感觉。

如果要比较工作强度,可能现在比在大厂还要高一些,而且我们团队分布在全球各地,这个行业的一些大事主要是美国那边的,所以我经常得半夜爬起来跟大家开会。不过,做自己衷心喜欢的东西,不会觉得累,反而会感觉很兴奋。

周围也有不少人觉得难以理解,尤其是家里的老人。他们会觉得大厂很好,收入高,各方面都有保障,但 Web3 是什么他们一无所知。所以,其实对我的决定不认同也是意料之中,我也有心理准备。

我觉得首先你得向家里人证明,你进入这个新领域,可以保证过得不会比之前差很多,这个是最重要的,也是最直观的。再有一点,就是你可以跟他们讲一些 Web3 相关的东西,慢慢的他们也会认同一些。

不管继续呆在 Web2,或者是进入 Web3,我觉得说到底是个人选择的问题,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我可能是那种比较想做事情的,所以跳出来了。我还想说一点就是,Web3 确实存在很多机会,但它的高收益也一定伴随着高风险,想要 All in 之前,一定问问自己能不能承受这个风险,如果可以的话再考虑要不要 All in 的问题。

最后,虽然赚钱很好,但也不要忘记自己进入这个领域的初心。

H 君——大厂运营,Web2 OG,千人 DAO 负责人

我是做运营的,算是 Web2 老人,进入 Web3 圈子也就半年多一点。

其实,Web3 并不是新概念,最开始的 web3 指的是语义网,现在大家说的 Web3 是 Gavin Wood 提出来的那个,去年慢慢火起来的。我在去年负责了公司的一个 NFT 项目,那段时间比较系统地学习了 Web3 的相关知识和底层技术,然后就决定参与到 Web3 里面,做一些事情。

虽然我在 Web2 大厂也参与过一些很大的项目,但是感觉自己只是一颗螺丝钉。在大厂呆久了,有点国企的感觉,未来的发展是线性的,一眼看得到头的那种。而 Web3 还是从 0 到 1 的阶段,这个蛋糕足够大,投入这个领域可以做的事情也足够大,这是吸引我的地方。

我记得去年刚接手公司 NFT 项目的时候,感觉很困难,因为这个领域的认知门槛还是有的,需要学习很多新东西。那段时间公司的项目也很忙,经常是 12 点钟才从公司回到家,然后看相关的东西,忙一些 DAO 的事情,经常是忙到三四点才能睡觉,然后可能睡五六个小时,又去公司上班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

身体当然会有些吃不消,但还行,感觉能顶住。我觉得参与 Web3 更像是一种创业的感觉,参与的过程会很有成就感。

还有一个,我觉得 Web3 领域的朋友大多都很 Nice,非常乐意去分享,所以我在入门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很多他们的帮助。我能运营起一千多人的 DAO,不是说我有多厉害,而是现在 Web2 大厂中员工其实普遍焦虑,毕竟现在的这个天花板已经很明显了,有些人就会想到 Web3,想要去了解和参与。所以,即便这个比例不高,但绝对数量还是很大的。

对 Web3 的前景,我是谨慎乐观。一个事情要 Work,它肯定要有利可图。未来 Web3 会在它更有优势的方面取代 Web2,但 Web2 还是有它的应用场景,就像现在的互联网上还有很多 Web1 的产品,它们彼此处于竞争关系,同时也有各自的位置。

过去几年,有太多所谓的造富神话,真真假假,鱼龙混杂。很多人不明所以就进来了,比如前些天很火的关于要不要辍 All in web3 的话题,其实就是某种体现。

未来我或许会全职投入到 Web3,虽然我不是那种技术乐观主义,但我认为它是大势所趋。

版权声明:123huobi 发表于 2022-07-23 7:14:08。
转载请注明:大厂打工人的新出路,All in Web3 | 数字货币导航 123Huobi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