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t发起人Dom的心声:未来通往游戏之路在何方?

Loot发起人Dom的心声:未来通往游戏之路在何方?

今天我们来谈谈一位Vine联合创始人Dom Hofmann的最新项目Loot,他是如何从web2创业者走到这一步,Loot未来通往游戏之路在何方?

作者:Casey Newton

编译:深潮TechFlow

通往 Loot之路

我三月份写过关于NFT的文章,并列举了当时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销售数据:Nyan Cat meme 60万美元,Grimes的艺术品580万美元,NBA Top Shot的累计2.3亿美元。

而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越了上面提到的那些数字。本周四,最初持有doge meme相关NFT的所有者在6月以4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该作品,然后通过代币出售部分所有权,众多买家抢购该代币,现在该NFT的单个价值为2.25亿美元。

虽然NFT已经离开了主流媒体的头条新闻,但是创造、收购、交易NFT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这使得我们注意到了Dom Hofmann。

Dom Hofmann最出名的身份就是担任了Vine的共同创始人。Vine帮助人们在移动设备上浏览短视频,并在这一过程中成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meme文化引擎。

之后,Dom Hofmann又创建了弹出式社交网络Peach。Peach有过短暂的高光时刻,淡出公众视野后依然广受用户喜爱。虽然Vine在早已被出售,但他正致力于将Vine恢复为一款名为Byte的应用程序。

由于加密货币的世界在过去十年中不断发展,Dom Hofmann也像许多软件工程师一样关注着这个领域,偶尔会购买代币以便更好地了解它们的工作原理。

在过去十年中,人们主要关注区块链的原生项目,但如今开发者倾向于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Dom Hofmann就是其中之一。

他自去年12月开始自学以太坊智能合约语言Solidity,并把自己创作的一件艺术作品作为NFT出售,并且享受整个过程。

创作过程中,他对使用NFT来激发去中心化的创意项目越来越感兴趣。

3月,他创建了Blitmap,他把它描述为一个“社区创造的幻想宇宙”,它最终成为了Loot的一种蓝图。

Dom Hofmann与16位艺术家合作,创造了100张32×32像素的图像,这些图像结合了科幻小说和幻想小说元素,然后把这些图像 "重新混合 "成1600个 “兄弟姐妹”。

我们的想法是将Blitmaps作为一种区块链版本的漫威电影宇宙的基础,然后将人物变成商品、游戏,该项目已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如今最便宜的Blitmap价格约为9.8万美元。

更重要的是,它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Loot诞生

Dom Hofmann近年来另一项副业是创建一个基于文本的冒险游戏Loot。作为开发过程的一部分,他编写了一个随机物品生成器:一个可以返回各种武器、盔甲和配件名称的软件。

自Blitmap推出以来,Dom Hofmann一直在思考是否有其他新的方法促进基于区块链的艺术创作、培育社区。

他有一个想法,让人们根据他的随机项目生成器免费创造NFT。

“很多人一直想要一个发生在幻想世界或科幻世界的游戏”,他告诉记者,“他们希望它能与其他领域兼容。他们希望能够在此基础上进行建设。他们渴望自己拥有的物品将永远伴随着他们。(我)在这个方向上进行建设。这是一个实验。”

上周五晚上,他在一条推特上宣布了Loot的诞生。

Dom Hofmann提供的7777个bags很快被抢购一空。

据Coindesk报道,Loot在随后五天内被以4600万美元的价格转售,市值达到1.8亿美元。周三,最便宜的Loot包可以卖到约2万美元,现在的价格超过了4.6万美元。

到目前为止,这似乎与任何其他NFT故事一样——奇怪的艺术作品发布出来,价格迅速上涨,但Loot的不同之处在于围绕它的项目数量和种类正以惊人速度增加。

当然,首先,人们开始绘制Loot bags,有些是手工绘制,有些是人工智能生成的像素艺术。

然后他们开始根据袋子里的物品创建公会。“神圣长袍”(divine robes)的拥有者(Loot中只有396件)建立了自己的社区以及一个购买长袍的店面(最便宜的价格是169142美元)。

然后他们使用智能合约,让人们从他们的Loot包内出售个别物品,用创建者自己的话说就是“升级你的冒险者”。

我觉得有必要指出,Loot中没有冒险家,没有游戏,这里有的只是各种物品和物品对应的图片,以及数以千万计的、打赌这一切会以某种方式变成更多的物品的参与者。

正如一条推文所说,“Loot是NFT的即兴表演”。

现在的问题是,Loot是否会以某种方式从一组游戏中的物品向后发展,成为一种实际的、可玩的游戏。如果是这样,谁将开发它?以及如何开发?到目前为止,实际上无人知晓这些问题的答案。

Dom Hofmann说:“显然,游戏的参与度很高,还有待观察,但这绝对是一种可能性,我认为这将是非常酷的。”

他感兴趣的一件事是看Loot项目是否可以跨越不同人建立的不同游戏,这个概念是今年元宇宙的关键。

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关键方面是使人们能更容易获得Loot,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花费数千美元来参与其中。周三,Dom Hofmann宣布了“合成Loot”——这个本质上是一个仿制的Loot包,任何人只要免费设置一个以太坊钱包即可领取。

“建立在Loot之上的创造者可以选择承认合成Loot作为一种允许更广泛的冒险者参与生态系统的方式,同时仍能轻松区分'原始ʼLoot和合成Loot,”他在推特上说道。

未来的游戏

那么接下来是什么呢?Dom Hofmann说他并无计划全身心地投入到Loot的工作中。由于项目的分散性,即使他真正想引导社区,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做到(他现在仍是该项目最大的股东,因为他还有几百个bags没有发布出来用于铸造NFT)。

他说:“我不是在领导这个项目,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提供指导。”

他表示,大多数情况下,他只会想看看社区接下来会做什么。

我有一个问题,你是否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建立巨大的虚构世界。现在,NFT市场充满了投机者,他们希望通过他们的收购以获得快速利润。在加密货币论坛上,你可以看到更多的狂热浪潮,正是这种狂热助长了今年meme股票的热情。

这些人最终会愿意为建设一个世界做出多少贡献呢?

但是,很多人是在不拥有基础知识产权的情况下深入参与虚构的世界,这也是事实。

Dom Hofmann说:“归根结底,这些只是清单上的项目。这只是人们如何看待它、如何赋予它价值。而价值不一定是一个用美元计量的金额,它可以是许多东西。”

当然,它也有可能会跌落谷底。繁荣的Loot市场会变得无法自我维持。也许从长远来看,拥有这些人为的稀缺物品并不会之前那样对收藏家那样有吸引力。

但这一直是区块链的熊市案例:对它的热情终会消退,每个人都会损失金钱。我自己从未没这样看空过,但我明白对普通人来说,他们仍然不清楚人们会什么需要区块链。

阻止我认为加密市场会进入熊市的原因是,每年我会认识到越来越多正在开发区块链的聪明人。你赌以太坊会失败,那每个月和你想法相反的人群都在不断扩大。如今,我觉得这个赌注赔率并不高,而且一直在跌。

通过Loot项目,我们可以开始看到一些新的东西进入人们的视线:一个开源的……具有潜在的广泛吸引力的东西。

游戏公司的创始人Kyle Russell在他的博客上提出了一个设想,Loot这样的项目中会出现漫威电影宇宙的继承者。

假设项目的发起人顺着Loot潮流的方向走,所有这些都将是“知识产权”,可以被任何人重新使用和重新混合。这可能听起来很疯狂,拥有它的意义不在于此,在于控制它的使用方式?

而这就是迪斯尼的现状。

在一个像Loot这样的项目的世界里,你会想加强你所拥有的NFT的价值,这种价值反映了NFT的声誉和名声。

犹如前人所说,“所有的媒体都是好的媒体”,“所有的翻唱都是好的翻唱”,被引用就是仍然具有文化相关性。

因此,如果你拥有描述《蛛网人》(Arachnid Person)的NFT,就要为这个物品的环境做出贡献,让尽可能多的人想把《蛛网人》纳入他们的作品中,这样《蛛网人》第一号就会成为值得拥有的物品。

同时,对于那几千个已设法获得Loot的人来说,Loot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生活。Jackson Dame是加密货币钱包Rainbow的内容和社区经理,他告诉记者,他是八个月前才开始关注加密货币。

28岁的Jackson Dame密切关注着Dom Hofmann的工作。他喜欢Blitmap,并且能够获得一些最初发布的Loot bags。

“与大多数NFT项目相比,他正在做一些非常不同的事情,有很多创造性的深度,所以我感觉到它有更持久的潜力”,Jackson Dame说道。

Jackson Dame得到了两件神袍以及其他东西,他在价格飙升后以六位数的价格出售了他的部分收藏品,并将其所得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安排家人的的退休生活。

至于Dom Hofmann,他还继续在多个项目上工作。他说,Blitmap很快就要发布了。他还在开发Supdrive,努力在区块链上建立一个幻想的游戏机。同时,他说他将“作为另一个建设者在Loot上工作,寻找迭代和扩展Loot的新方法”。

他做的事情并不是筹集一堆风险资本,做一个传统的创业公司。

他说:“公司很难搞,我现在很享受这种喘息的机会。”

版权声明:123huobi 发表于 2021-09-07 5:00:16。
转载请注明:Loot发起人Dom的心声:未来通往游戏之路在何方? | 数字货币导航 123Huobi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