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区块链技术是构建产业互联网的可信数据基础设施

资讯 1个月前 123huobi
0 0
观点 | 区块链技术是构建产业互联网的可信数据基础设施

本文作者为分布科技供应链金融总监肖旻

随着数字经济的到来,中国企业及各类产业集群的产业互联网需求急剧扩增。中国拥有门类齐全、规模巨大、集群众多的产业体系,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极为丰富的应用场景。本文期望以大宗商品产业链为例,思考构建产业互联网可信数据协作基础设施的可行性及技术路线。

产业互联网的大机遇

国家政策大力支持产业互联网创新发展

近几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鼓励和支持产业互联网发展。从供应链创新与应用、平台经济、产业数字化、工业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各类指导意见、发展规划、行动计划等相继出台,推进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

2021 年 3 月,中国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 2035 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2020 年 4 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首次在国家层面正式提出了产业互联网概念。

对比中美市场,中国产业互联网具有10倍成长空间

对比中美独角兽企业可以发现,中国独角兽企业集中于消费互联网,美国独角兽企业集中于产业互联网。另外,把中美已上市科技公司的市值前20名公司做对比,在消费互联网头部公司的市值上,美国是中国的2.2倍,但是产业互联网公司,美国的市值是中国的15倍,说明中国产业互联网公司相比西方国家还有10倍以上的增长空间。

行业规则体系逐步完善

2021年初,国务院正式印发《关于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的决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决定》规定了纳入统一登记的担保类型,明确人民银行制定统一登记制度,征信中心具体承担服务性登记工作。实施统一登记后,原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承担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四类动产抵押登记改由人民银行统一承担,新增登记及此前已做登记的变更和注销等均在人民银行办理。改革后,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为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应收账款质押、存单、仓单、提单质押,以及融资租赁、保理、所有权保留等动产和权利担保业务办理统一登记和查询服务。

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中小企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团体标准《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运营管理规范》,2021年2月正式实施。该体系也为仓单的互联互通奠定了基础。

相对金融基础设施,产业链基础设施仍有极大发展空间

中国在2010年之前已构建了较为完备的金融基础实施,以中国银联来说,早在2000年初就已连接商户、发卡机构、收单机构的完整生态参与方,构建了支付系统的标准和基础设施,从而带来中国支付产业的20年高速发展。比较而言,产业链数字化基础设施仍旧非常落后,仍有极大发展空间。

产业互联网的问题和挑战

产业链信息化水平差异阻碍产业互联网快速发展

产业互联网的发展离不开与产业链上下游的系统互联和信息共享,但目前产业链各环节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现有信息化系统和数据类型差异也较大,这对于产业互联网推进互联互通和断点集成提出了挑战。只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加快提升自身信息化水平,并积极推进产业链数字化标准等,才能为产业互联网推进信息和资源共享创造良好条件。

市场割据、功能分散

传统产业链条块分割、 链条冗长的特征也导致了信息不对称、供需不匹配、市场不确定等问题依然存在,制造、交易和交付等各环节仍面临效率低、成本高、个性化需求难满足、市场波动大等痛点。

贸易场景的真实性难追踪,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部分B2B平台在很大程度上整合了信息流、商流、物流与资金流等数据信息,但从金融机构角度看,场景的还原度和真实性不够,为了核实贸易背景的真实性,金融机构需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从多维度验证上述信息的真伪,降低了供应链金融的业务效率。如果能够实现供应链数据“四流合一”,并且保证数据透明可信、可审计、不可篡改,将大幅降低金融机构的尽职调查成本,提升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整体效率和降低融资成本。

建设思路及技术路线

与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下,每一个行业的结构、模式各不相同,建设产业互联网不能再像搞消费互联网那样靠烧钱抢入口、靠赢者通吃的竞争手段,而是要注重开放共享、深耕产业链供应链具体场景,通过产生整个产业链上企业的降本效应,提高效率,形成资源优化配置,产生1+1>2 的叠加效益。

由于参与方众多,产业互联网平台应构建一种新的联盟化、数字化的建设范式,通过标准化和协议化重塑产业链交易及协作流程,大幅减少产业链各方的交易和信任摩擦,从而实现降本增效。

从技术路线上,产业互联网平台建议摒弃“大一统”的SaaS服务平台,而是通过区块链、OpenAPI等更开放、分布式的数字化技术路线,松耦合地连接生厂商、仓储方、贸易商、金融机构等产业链内各类系统,搭建产业链可信的数据基础设施,使得产业物权得以清晰,交易可被追溯,信息可被安全共享,从而构建业务整体环节可信、互通、共享,构建多维度、数据化、智能化的产业链信用体系和数据协作体系。

产业互联网的数据基础设施异常复杂,本文仅针对性提出部分建设思路,供业界参照和讨论。

基于标准化数字资产的交互协议

数字资产签发和登记标准化

数字资产是指通过区块链和关键数字化技术,将产业互联网场景下的存货动产、预付账款、交收凭证、物流单据等资产在链上生成格式要素统一、数据不可篡改、信息可溯源、支持拆分流转的标准化数字资产。

产业互联网平台应设计一套数字资产签发和登记的标准化体系,全面支持国家标准,比如《GBT 30332-2013 仓单要素与格式规范》等,实现从签单、存储、交易及融资的全流程数字化和标准化。数字资产可自动登记到区块链、互联网法院,并应将连接中登网及其他登记平台,实现跨平台登记服务。

构建直连金融的数字资产交互协议

当前产业端尤其是中小企业数字化水平低、缺少标准化、合规化手段导致供应链金融相对于抵押贷、信用贷、流水贷这些标品来说,是一种推行成本高昂的非标品。非标品对于金融机构无论是在市场认知、员工技能、管理经验、作业效率等各方面都不如标准品有优势。这也是在过去的多年,银行等主流金融机构机构难以大规模进入供应链金融的重要原因。

产业互联网平台应构建一套类似“支付”这样的标准化协议,连接合作金融机构,通过标准化协议来协同数字资产,改善风险控制、加强供应链信息共享,推动新模式下的供应链金融的赋能,最终优化行业运营效率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数字资产的交互协议基于区块链智能合约叠加API交互接口组合设计。链上记录关键资产属性,完整的仓单数据和链上数据形成一一映射。数字资产合约被参与方通过各自保管的私钥及相应权限操作,所有记录通过区块链分布式账本进行写入,形成公开、透明、可审计的交易记录。链上数字资产合约可以支持过户、质押/解质押、二次流转交易及金融机构需要的资产处置的所有必要功能。

从风控角度,可以有效解决以下两大问题:

所有权风险

因产业链商品的权属确认通常通过核验交易相关文档(合同、物流凭证等),而此类文档很难收集完整,且文档伪造的风险也很高,故常发生借款人出质的质物有权属瑕疵,需实现质权时,会遭到真所有权人的阻拦。

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映射真实的贸易合同,并合法登记到区块链及相关公信力平台,同时也可验证发行人的数字签名,因此可以保证数字资产的有效性、所有权的确权及可追溯性。

质权风险

主要包括质权设立有效性和重复质押风险。

平台可对接中国人民银行登记系统,对数字资产进行担保物权登记以降低重复质押风险。数字资产项下货物也可通过平台进行质押登记公示,并结合交收仓库完成质物交付,保证质权有效性及降低重复质押风险。

构建一套涵盖交易所、生产商到贸易商的通用数据标准

数字资产支持可拆分流转,具有极大的灵活度,同时标准化使得数字资产的跨主体流动成为可能,从而能够贯穿从交易所、生产商到贸易商的全链条数据。

由于实现了数据的标准化,不同参与主体可以充分发挥其优势和能力,比如仓储方可以签发现货仓单,但缺乏交易流动性,通过平台可以推到具有流动性和处置能力的现货贸易平台或交易所。

构建开放平台,实现异构系统的互联互通

产业链可信数据基础平台秉承开放原则,从技术选项上将配置API能力开放平台,支持第三方机构自主注册、自主申请应用接入。平台设置资源管理中心,为接入机构灵活设置访问权限,并为接入机构提供系统集成能力,助力仓储机构、银行、企业等各类机构高效接入平台和产业链快速数字化升级。

融合跨链技术,实现共建生态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潜力,并不仅仅是技术赋能,更是机制赋能——协作机制、信任机制、管理机制共同创新。传统的平台、系统的概念不能满足产业端的数字化需求,数字化生态的建设应建立在开放、不过度依赖中心的机制上。这个生态不是由一个主体搭建的,而是生态参与者根据实际业务需求共建的。

弹性的治理架构可以支持核心企业、金融机构、B2B贸易平台、政府监管机构持续加入区块链网络,构建一种行业自治、异构的安全可信数据治理架构。

CA签章解决“萝卜章”问题

伪造的实体印章也叫“萝卜章”,实体印章必须公安机关审核,由政府部门特定的刻公章组织制作。实体章有确立的规定、标准、加工工艺,且官方媒体及其诸多自媒体平台都是有公布技术专业的辨别萝卜章的方式和方法,照理说实体章应该是具有了一定的假冒难度系数的,但伪造实体章的“萝卜章”恶性事件仍然屡发不仅。根本上是因为实体章必须借助人的人眼、工作经验等去鉴别,而人的鉴别工作能力终归比较有限,难以防止该类事儿产生。

在目前技术性标准下,处理“萝卜章”的最好方法便是应用可信CA电子签章。早在2005 年,在中国就宣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政策法规明确提出,靠谱的电子签章和手写签名具备同样的法律效应。金融行业在CFCA的推动下,很早就已经大规模采用,产业链领域目前已在逐步使用电子签章技术实现合同签署数字化,在日后可以将CA技术快速复制到线上交易、数字资产签名等各个业务领域中。

数字人民币e-CNY应用

当前由央行主导的数字人民币e-CNY已进入试点阶段。接下来,金融领域的数字化进程将逐渐深化,金融数字化基础设施(货币、交易、清结算、托管、资产数字化和融资等)将持续升级。

产业链存在大量的小额、分散、高频的支付结算场景,过去普遍采取现金结算。产业链平台建议充分考虑和新型金融基础设施形成有效衔接,通过应用数字人民币,既可保障企业支付结算安全,又可协助税务部门精准核定税基,具有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全世界范围各产业龙头企业信息化进程加快,不管是欧洲北海原油市场的VAKT,北美能源行业的OOC,还是以金属为主的OpenMine和Forcefield,包括LME近期推出的数字仓单等,以及与之对应的大宗商品贸易融资应用Komgo,基本上形成了欧美体系内的大宗商品交易数字化应用平台的基础建设。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