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峰会陈军宏演讲:元宇宙1.0到5.0的路线演进及创业方向的一些思考

万向峰会陈军宏演讲:元宇宙1.0到5.0的路线演进及创业方向的一些思考

注:原文标题为《Metaverse 漫游指南》

作者:云中子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陈军宏

10月27日,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第七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在上海举行,云中子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陈军宏带来了主题分享。以下是演讲内容:

大家好!

我肯定不是来砸场的,但是的确想表达一些个人观点。

首先跟大家分享一本对我影响很大的书:《银河系漫游指南》。这本书,很多人都看过,对西方现代模因影响很大。

《银河系漫游指南》诞生于 1978 年。那是什么年代?是 1969 年阿姆斯特朗刚刚登上月球,是美国开始火星探测、金星探测,整个西方世界都在讨论走向太空,欢欣鼓舞。在这个背景下,1978 年,BBC 播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广播剧《银河系漫游指南》。

它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地球人因为某个荒诞的原因,被外星人带到银河系漫游。明线是他在银河系里探索,经历各种荒诞、有趣、奇妙的事件。同时还有一条暗线,以追问“宇宙终极答案”的形式,在关怀人的未来。

借此背景,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祛魅与跋涉:元宇宙漫游指南”。

跟《银河系漫游指南》这本书的框架一致,前往 Metaverse 的过程中,也有两条线,明线和暗线。

明线,我称之为“代码化”。

前面的嘉宾提到了数字化、虚拟化、比特化等很多种说法,那我为什么要说代码化呢?因为代码是可执行的,可执行是很重要的特征。我把代码化视为明线,包括对物理世界、社会、经济、政治、文化这些体系逐步的虚拟化。这个过程被呈现在明处。大家会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产品,一个又一个的尝试,都以具象化产品的形式出现在世界上。我统称它们为代码界,Codeverse。

代码界/Codeverse 是 Metaverse 的其中一个侧面,或者阶石。

随着代码化逐渐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广,深度越来越深,Codeverse 就变得更加“宜居”,这时候人们开始“旅居”到代码界。这个过程已经发生了很久,从有数字世界开始,人们就在尝试各种旅居。进入一次游戏再退出来,像不像去旅行、冒险、游玩了一趟呢?去别人的朋友圈看两眼,再退出来,其实也是也进行了一次代码界旅游。

暗线是“实质化”。

在代码界中,有无数的“代码对象”,包含很广,小到物品、加密艺术品、游戏道具,大到一个社会,一个世界。人类对代码对象的人生依赖和人格依赖一直在逐步增强,直到“离开它我的人生受影响,离开它我的人格受影响,离开它我的人生甚至无法完整、无法存续”,这个过程,就是“实质化”。

这件事情也不是现在才发生的,自有人类开始,这种依赖就在发生,比如对文学作品的依赖,对艺术品的依赖。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尤其是信息技术的发展,代码依赖这件事情走上了主舞台。

情感会被代码化,关系可能被代码化,世界、经济、政治、文化……在认知层面上大家会觉得它们越来越实在,可以说是“信以为真”,甚至可以说“赖以为生”,我们将这些统称为“实质化”。

在产业界中,我们鲜少探讨这条暗线。虽然作为用户,我们多少有些感受,但作为从业者,我们还没有从系统化的角度分析这条线是怎么走的。我们在关注代码化,看到很多项目出现,看到代码界一直在完善,看到代码和物理世界的融合在发生。但是人的心理在发生变化,社会在发生变化,社会心理在发生变化,这条暗线,在我看来才是更重要的产业脉络。

在代码化和实质化交叉前进的过程中,如果某一天,实质化到达了一定的程度,人类就会开始迁徙,不再是旅居。旅居的意思是:我进去我出来,我受了些影响,我得到了些什么,然后我就走了。而迁徙,是我住在那儿,我活在那儿,我要和那里发生联系,我要潜入那片水。

接下来,我们看这个坐标系,我称之为“代码化之锥”。纵轴表示对感官、心智空间的代码化程度,通常也会说是虚拟化。横轴则是人类对代码对象的认知实质化程度。“代码化之锥”,就像宇宙大爆炸一样带来的光锥一样,也有一个原点,我称之为“符号的产生”。这点就不展开了,总之我认为人类文明产生了符号,就开始走进了这个历史之锥。

光锥之上的空间是虚拟化、代码化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戏剧是对人生的虚拟,用的是语言符号、文字符号、肢体语言符号;影视是对世界更深层次的虚拟;后来有电子游戏,人类不停地旅居到不同的游戏世界中,可能一个小时,可能是半个小时,可能五分钟;到了现在,我们开始构建数字孪生。数字世界对物理世界的代码化进展很深了,指数已经比较高了。再往后,还会有非常真实的虚拟世界,届时比特世界和物理世界将融合得非常深。

看看横轴方向上,在光锥之下的空间,我们来对比一下。从艺术角度来看,有一种艺术品类叫“沉浸式戏剧”,什么意思呢?观众置身到戏剧中了,或者说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剧本杀。最近,关于剧本杀有一些很黑色的新闻,有一些玩剧本杀的玩家,反复玩,导致极度沉浸到剧本杀构筑的世界中,最后精神出问题了。这跟演员入戏过深无法出戏很相似,但玩家不是专业演员,“沉浸式戏剧”已经脱离了原来的专业领域,进入到大众领域。这说明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实质化程度发生了变化。

再看艺术品,自有文明以来就有艺术品,艺术品是在实质化和虚拟化的交汇点上持续演进的存在。我们再看货币,货币对人的意义非常重大,而一开始它就是对世界进行虚拟化、代码化的典型现象。(此处本来是要讲 BlockChain/NFT 与艺术圈结合的必然逻辑的,现场讲到哪算哪,忘了说了。)

再看现在,社交网络在什么位置?社交网络的虚拟化程度其实也还没有非常高。那社交网络的实质化程度就真的很高了吗?如果今天把你们手机都离线了,三天之内都不许连接社交网络,你们的生存会出问题吗?精神会出问题吗?大概率没有,所以我们可能过度想象了社交网络对我们的实质性影响。

我们都在畅想 Metaverse,但 Metaverse 到底应该到什么程度才算成型呢?我的观点是它的虚拟化程度要非常高,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达。同时它的实质化程度也要非常高,它对你的影响是你“赖以为生”、“以此为生”或者“找到了生存的意义”。所以,第一步要有虚拟社会;第二步要有虚拟的经济体系;第三步要发展出虚拟的政治体系,不知道它是什么,它可能是非常乌托邦的,它可能是非常混乱的,它可能是无政府主义的,都不知道;最后一定会发展出独特的虚拟文化体系。

在这之上,我们才认为 Metaverse 有了雏形,这才是我想象中的“新人类界”。

看过我写的 Metaverse 相关文字的朋友,可能知道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元宇宙”这个词,我觉得从翻译到内涵上都有误导性,所以接下来我还是会更多使用 Metaverse 一词。

另外,看过我之前文字的人,也可能知道我设想的极端世界是神经元网络、神经元空间。

当所有人都无法分辨虚实的时候,人类将迎来最大的挑战。

再看一下这张图,我们现在在这儿(社交网络),下一步要到这儿(码宇宙)了。

我今天讲《Metaverse 漫游指南》,是希望拿出这张路书,通过它,知道我们在哪儿,希望知道现在世界变到什么程度了。

我觉得我们离 Metaverse 还非常非常远。

另外请看我的坐标系,不是均匀的坐标,是非线性的坐标。

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再往下分享更具体的观点:

第一,从符号化到代码化,人类文明正行进在一个演进之锥中。

第二,艺术品和货币先天就生长在代码化和实质化的交汇点上。

第三,电子游戏的实质化程度远低于人类的直觉。我们总觉得电子游戏对人的影响是如何如何,但是我们只是去“旅居”的,所有的电子游戏都只是“景点”,进了就走了,没有让我们真正留下来。

第四,剧本杀的虚拟化程度和实质化程度高于我们的直觉。不知道在座多少人玩过,可能没玩过,但是不要否认它,它的确对精神层面发生了极大的影响。

第五,社交网络的虚拟化程度非常低,但实质化程度高。

第六,Metaverse 还只是一些概念的种子,还很早期,就像还没有掌握脱离低宇宙速度的能力就在畅想“漫游宇宙”。

这一页是我对当下代码化与实在化程度的判断。

我们走到哪了?在代码化这件事上,真的觉得离 Metaverse 不远了吗?我的观点是连 1% 都很悬,因为我们真的还没有掌握火箭发动机,甚至没有掌握完整的牛顿力学,那要如何脱离地心引力呢?所以关键点是,我们还需要很多算法、工具、引擎、软硬件设备,这些做代码化才是有可能的。

而我们实质化到什么程度了?对数字世界、代码世界的依赖程度有多高?在我看来,也还很低。

这一页,我将尝试给出从 Metaverse 1.0 到 Metaverse 5.0 的说法。

第一步,Metaverse 1.0,实现初级代码社会。不管初级代码社会用什么组织形式实现,从路径上看要有这个东西,如果没有的话不要谈 Metaverse,人装不进去的。

第二步,Metaverse 2.0。人被装进代码社会以后,一定会产生虚拟经济体系。虚拟经济体系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呢?比如,我们可以提出一个可能性,如果在能源加 AI 的体系下,物品的稀缺性不是经济基础了,如果经济学人的假设在这种情况下不成立,那原来的经济学理论还会生效吗?我不知道。从涌现理论来看、从复杂系统来看可能涌现出新的经济学体系。

第三步,Metaverse 3.0。当虚拟社会继续演进的时候,一定要面临政治解决方案的提出,因为人可能不是经济动物,但是人肯定是政治动物,群体一定会产生一种虚拟政治解决方案,否则就只能是混乱。

第四步,Metaverse 4.0。随着脑神经科学的发展,一定会有神经元网络被建成,这时候生命、生存、人类就完全不同了。

第五步,Metaverse 5.0。在这个阶段,人类应该演化出了新的文明,解决了意识、自我、存在意义的终极问题。我不知道人类有没有希望迁徙到这个阶段,如果能,我愿把它称作“新人类纪”——借用地质学上的说法。

我自己判断,我们很可能需要 10 年才能从 Metaverse 1.0 走到 2.0。这离我们现在的想象可能还很远。可能需要 30 到 50 年才能实现 Metaverse 4.0。但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走到 Metaverse 5.0。

灌完了冷水,接下来加加油,贡献一点小小的建议:如何选择Metaverse 创业方向?

第一,代码化方向上,就是技术创业,不要想太多,不要想着做产品,在虚拟化、代码化路上有非常非常多的问题可以做,拆解成小点,你今天就算做出火箭发动机的某个喷管,也要解决好很多问题,做出来就可以了,要出方案。

第二,从实质化角度看,不要想技术,你老老实实做产品、解决问题,不要把不成熟的技术、未来技术拿进来用。在实质化变化过程中,有产品的大机会,因为“实质化”意味着人的心理在变化,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东西。

第三,如果你既想做代码化,又想做实质化,那你就是 “幻想工程师”。“imagineering”是我特别喜欢的迪士尼的说法,用工程去创造幻想。你又要解决代码问题,又要解决产品问题,这是极难工程问题。它当然很让人兴奋,可是失败概率也非常高。

最后我用这张图来结束我的分享,这是马格利特的著名油画作品《The Son of Man》的卡通塑像。我们能看到的,真的只有眼前的苹果。但即便是眼前的苹果,也是意义重大的——苹果是什么?是让生命里得以存续的东西。有时候,我们除了往远处看外,还要往近处看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谢谢大家!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