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什么:虚实共生?镜像孪生?微信颠覆者?

资讯 7个月前 123huobi
0 0
元宇宙是什么:虚实共生?镜像孪生?微信颠覆者?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胡逸,无锡市大数据管理局局长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投资机构、科研院所、大学学者发表专题报告或文章,来阐述元宇宙的思想、概念、发展趋势和未来场景。正如莎士比亚所说:“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我,则想通过自问自答的方式,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元宇宙的观察和看法。

一、元宇宙真的是一个新概念吗?

我的回答很直接:不是。

为什么我不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新概念,就像人工智能一样,这两者的第一次出现,都不是在最近几年。1956年夏,在美国达特茅斯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首次出现了“人工智能”这个术语。那时候,人们首次决定将像人类那样思考的机器称为“人工智能”。 元宇宙一词的最早出现,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本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书中描述人们大量时间活在虚拟环境里,而元宇宙就是互联网的虚拟现实后继者。

和元宇宙最息息相关的一词——赛博空间,则出现在1991年9月《科学美国人》出版的《通信、计算机和网络》专刊上,题目就是《如何在赛博空间工作,娱乐和成长》。这是“赛博空间”(Cyberspace)一词的正式亮相。

前不久,伴随着元宇宙、虚拟现实和赛博空间的讨论,一则“钱学森30年前给虚拟现实技术取名‘灵境’”的新闻登上热搜。1990年11月27日,钱学森给自己的弟子汪成为(时任国家863计划智能计算机专家组组长)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到自己将“虚拟现实技术” (Virtual Reality)一词翻译成“灵境”。

据汪成为回忆:“1991年,我刚到钱学森老先生办公室工作不久,他就告诉我,你们这些研究信息的人应该重点关注和跟踪Cyberspace的内涵、发展,以及其战略意义。”1998年6月,87岁的钱老还写了一篇短文《用“灵境”是实事求是的》:“我们传统文化正好有一个表达这种情况的词:‘灵境’;这比‘临境’好,因为这个境是虚的,不是实的。”

三十多年后,脸书(Facebook)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提出,脸书公司将要全面转型为一个“元平台”(meta platforms),并从多方面打造一个“元宇宙”(Metaverse)——一个沉浸式的虚拟和现实相结合的“元宇宙”。 在此之后,元宇宙一词成为被资本、社交媒体、大众关注和追捧的热点,也被各种技术平台和公司赋予了不同的诠释和解读。与之相关的概念股和数字货币、乃至游戏产品的价格也都大幅上涨。

如果我们做一回拆字先生,就会发现:“Metaverse”一词,由前缀“meta”(意为“超越”和“元”)和词根“verse”(源自宇宙“universe”)组成。

就像其他单词,如新陈代谢(metabolism)、meta变化+ball球+-ism行为→体内的循环和变化→新陈代谢;形而上学(metaphysics),meta超越+physics物理学→形而上学。Meta在这里作为一个字根,表示的就是变化或者超越。

为此,即使从词义分析上看,元宇宙这个词语,或者概念,也只是在原有概念上的进一步升华。所以,在我看来,现在大红大紫的元宇宙,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只是它以前不叫这个名字而已。

二、元宇宙是一个宇宙,还是多个宇宙?

太阳下面没有新事物。我们通常会想当然,一个新功能的产生是伴随着一个新事物的诞生而带来的。而如果我们仔细想一想,其实新事物从来都没有产生过,产生的只是新的功能而已。那么,元宇宙给我们提供的新功能又是什么?或者说,元宇宙在现有物理宇宙空间之外,真的再造了一个虚拟宇宙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元宇宙真有可能再造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所有现实世界的人在元宇宙里都有一个网络分身,将来人们将会有多个身份,在实体世界的物理身份,以及在虚拟世界的数字身份。

正如我们上一个问题讨论的,Meta 表示超越,verse 表示宇宙(universe),两者合并,可以理解为创造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混合虚拟空间,来承载用户工作、社交、游戏、文娱、乃至商品交易等一切活动,因其高沉浸感和完全一致的同步性,逐步与现实世界交融、互相延伸拓展,最终达成超越虚拟与现实的元宇宙,为人类社会拓宽无限的生活空间。

2021年12月23日,中纪委网站发表文章《深度关注:元宇宙如何改写人类社会生活》,给出了一个关于元宇宙的诠释,这是我比较认同的定义:“通常说来,元宇宙是基于互联网而生、与现实世界相互打通、平行存在的虚拟世界,是一个可以映射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它不是一家独大的封闭宇宙,而是由无数虚拟世界、数字内容组成的不断碰撞、膨胀的数字宇宙。”

这些虚拟空间,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端倪,比如UC Berkeley等高校在Minecraft中举办毕业典礼;《动物森友会》举办了首届AI学术会议;2021年古奇(Gucci)与罗布乐思(Roblox) 合作,举办了“古驰花园体验”(The Gucci Garden Experience)虚拟展览,用户可欣赏展览并选购虚拟单品,其中一款2015年发布的酒神包(Dionysus)的虚拟包袋,被一名游戏玩家以35万Robux游戏币买下,这个价格比真实世界里的原价足足高了2000欧元。

三、元宇宙是不是就是现实世界的镜像数字世界?

我们上一个问题,回答了元宇宙有可能再造一个虚拟世界,那么这个虚拟世界和现有物理宇宙又是怎么一个对应关系,是完全复制的,还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宇宙?

有些人认为元宇宙就是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借助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现代技术,我们可以将人类和联网物产生的数据镜像到元宇宙中,从而以新的方式理解、操纵和模拟现实世界。

但这种认识很可能是不全面的。元宇宙并不仅仅是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或者说,并不是现实世界的简单数字化,它还有可能是现实世界的拓展并反作用于现实世界。我的回答是:元宇宙是虚实共生的,而不是镜像孪生。

元宇宙与现实世界之间是相互构造的,正如电影《头号玩家》所展示的,未来某一天,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切换身份,自由穿梭于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在虚拟时空节点中工作、学习、娱乐、交易所形成的数字产品,一部分结果还会传导回现实世界。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你的手机数据同步,会有三个选择:一是用本机数据覆盖云端数据,二是用云端数据覆盖本机数据,三是本机数据和云端数据全量校验,增量实时同步为一体的数据同步。而元宇宙则是方案三。

在我看来,元宇宙的本质在于构建了一个与现实世界持久、稳定连接的数字世界,让物理世界中的人、物、场等要素与数字世界共享经验。正如腾讯CEO马化腾提出:“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它意味着线上线下的一体化,实体和电子方式的融合。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四、元宇宙会是下一代微信吗?

微信现在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国民级社交产品,拥有最完整的社交关系链。同时,微信在某种意义上,还是网络身份证,许多应用都接受微信身份登录,也就是说,微信号还是我们的身份证明和关系链存储器。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谁会是微信(Wechat)的颠覆者?马化腾也曾经说过,微信被谁颠覆,取决于下一代互联网终端是什么?随着元宇宙概念的普及,取代Wechat的产品可能是VRChat。原因就是:VR或者AR可能是智能⼿机之后的全⺠电⼦设备。

有三个和元宇宙相关的领域是最值得投资的,分别是:头戴设备、基础设施、内容。而头戴设备就是要颠覆智能手机的下一代互联网终端,扮演着元宇宙“卖铲人”的角色。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微信又是谁的终结者?

在社交网络1.0时代,陌生人社交和娱乐的属性非常明显,像ICQ、MSN等早期的社交软件都没有用户资料的储存功能,用户可以完全用网名登录,真实的社会关系也无法和互联网社交一一对应。在那个年代的互联网世界中,有一个著名的说法:“你永远不知道网络的对面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

伴随着校内网、脸书等的出现,社交网络跨入了2.0时代。每个人开始以真实身份进入到互联网,在网上沟通交流的主要对象从不知名的BBS、QQ网友,开始逐渐变成了同学、同事和家人。微信则是这个2.0时代的集大成者。为此,当我想用一句话来概括微信的时候,我去查询了微信官网,我很惊讶,官网上也没有中文的产品介绍,英文版倒是还有一些关于微信是什么的介绍。 所以,在微信自己看来,它无须解释自身是什么,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那么,社交3.0时代是怎么样的?或者说,新的生活方式是怎么样的?我们先想象⼀下,整个地球连成了同⼀块荧屏,每个人在这块屏幕上都有自己的虚拟人形象。就像电影一样,之前的社交都是2D版的,随着元宇宙的出现,我们像看3D电影一样,进入一个基于现实的大型 3D在线世界,这个世界呈现出立体化、沉浸式的特点,有着比现实社会更加丰富的娱乐、休闲、办公、游戏场景。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VRchat头像,不仅仅是一个NFT头像,而是一个真实存在且影响现实世界的数字身份ID,它还负载了数字世界的社交关系和资产,可以是虚拟消费品、也可以是虚拟房地产,甚至虚拟经济体系。

这一代社交产品,或者生活方式如何从概念走向现实,VR/AR是必经阶段。但是,要让人类进入这么一个逼真的新型沉浸式数字全息社交空间,具有难以想象的难度,可能比火箭上天还要难。理由很简单:我们用微信,是因为手机一直在身边,我们随时随地在线。而如果要有VRchat,设备必须做到和正常的眼镜一样轻(50克左右),而现在的设备还在500克左右徘徊。

其实,我还不止以上四个问题,比如,我还想问:“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吗?”“真的有元宇宙产业吗,如果有,它是二产还是三产呢?”“会不会像互联网一样,有‘元宇宙+’写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呢?”等等。我不敢说,我以上的回答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我只能说,通过自问自答,我觉得大部分人,对于元宇宙的理解还处于“盲人摸象”的阶段,当然,我也是那个摸象的盲人之一。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