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视频一克黄金,谁在下注虚拟数字人?

资讯 6个月前 123huobi
0 0
一秒视频一克黄金,谁在下注虚拟数字人?

虚拟人正处于“寸秒寸金”的时代。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作者 | 廖羽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21年初至2022年2月23日,国内共有42起“虚拟人”相关的投融资事件,相关投资方既包括红杉中国、腾讯、金沙江创投等老牌投资机构,也包括元宇宙资本、凡创资本等新锐投资机构,投资规模累计超33.89亿元。

(数据来源于公开资料和天眼查,财经·链新制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虚拟人通过各种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从小红书的AYAYI、抖音的柳夜熙先后出圈,到各大春晚虚拟人物登台(如北京台卡诺橙等),以及冬奥会上播报观赛气象指数的“冯小殊”,虚拟人的出镜率已经越来越高。

据量子位《2021年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显示,预计在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其中,柳夜熙类身份型虚拟数字人将占据主导地位,达到约1750亿元的市场规模,冯小殊类服务型虚拟数字人则相对稳定发展,总规模约950亿元。

随着虚拟数字人的热度越来越高,资本、市场、受众对于其背后的打造团队、运营逻辑、推动主体、分发机构等全产业链路都异常关注。

“打造一个虚拟数字人需要多少钱?”、“谁在背后推动虚拟人产业链的发展?”、“虚拟数字人市场竞争目前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

1秒视频1克金

“按画面精度不同,虚拟人有四种类型,超写实数字人、2.5次元、2次元,以及Q版萌宠类,”超写实数字人“阿喜”代理公司动图宇宙CEO尹家鸣告诉《链新》:“不同类型数字人制作周期不同,与制作技术、设计理念等因素息息相关。一般来说,超写实数字人的制作成本最高。”

从制作流程来看,打造一个成熟的虚拟人形象需要经过三个阶段:运用原画等工具打造基础形象;通过建模、动作捕捉等设备使数字人更贴近真人;最后经创意策划构想出数字人的基本设定和IP。而整个制作阶段,往往是最耗时耗力的。

超写实数字人AYAYI的开发方燃麦科技曾对外披露,为了搞好前期制作部分,AYAYI设计初期,燃麦科技为其撰写了近1000字的人物小传,又历时半年寻找符合的真人画像,根据市场调查结果,各类不同行业意见,前后迭代出了40多个版本的人物设计,最终才筛选得出AYAYI的设计定稿。

同行业的雪爪科技商业负责人林雁也曾说,仅超写实数字人一根头发细腻程度的调整、渲染时间,就能覆盖一个二次元形象打造的全部时间,一个300m²左右、设备较完善的动作捕捉场地的造价,就超过200万元。

可即便数字人形象打造完成,其“烧钱之路”也并未停止,且一直延续到中下游触达用户的发行端。

以“柳夜熙”为例,其背后公司创壹科技拥有150人的视频团队,内容团队超过100人(包括导演、策划、制片、三维、运营等人员),从而形成以选题策划、PPM、拍摄、后期及成片为重要环节的庞大中台系统。

创壹科技CEO梁子康曾言:“2018、2019年,我们每一秒视频价格比1克黄金还贵(约470元/秒),现在每一秒价格相当于2到3克的黄金制作水准和制作成本(约1175元/秒)。”

以此计算,柳夜熙上线至今(截至2022年2月25日)共发布6条抖音短视频,累计时长约941秒,按1175元/秒的价格计算,至少需要110.57万元,即每条视频平均耗资18.43万元。

数百万的孵化成本,18万一条的运营视频,从柳夜熙的发行环节,不难看出打造、运营超写实数字人所需的高昂成本。

可即便如此,近年来被孵化“登台亮相”的超写实数字人还是越来越多,从AYAYI到柳夜熙,从阿喜到花西子,还有翎、Reddi等,而背后支持其发展的是资本、品牌近乎狂热的商业需求。

“不会塌房”的虚拟偶像成品牌新宠

2021年,是全民“吃瓜”的一年,是明星聚众“塌房”的一年,也是品牌遭灾折损的一年。

据《链新》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里,有近20位偶像艺人深陷“塌房”事件,其中不仅有刚崛起的流量小生,还有多年维持人设的“优质偶像”。

不论是谁,一旦明星“塌房”,伤心和遭罪的不止粉丝和公司,还有与明星建立合作关系的一众品牌方。

也正是因为过去一年真人偶像接二连三“塌房”,使得品牌们不得不思考应对之策,于是,虚拟偶像作为真人偶像的替代品,趁势崛起。

动图宇宙CEO尹家鸣告诉《链新》,相比于真人偶像,“虚拟人”不仅不受条件限制,“九头身”、“小蛮腰”说有就有,还比真人明星更好控制,对品牌的形象维护来说更安全,其成本对比明星高昂的代言费,也低了不少。

“去年在郑爽事件上栽了跟头的Prada,之后推出新品就官宣了新的虚拟代言人,”尹家鸣表示:“虚拟数字人作为品牌争夺用户流量的新主体,有着真人明星不可比拟的优势,而这就是资本看重虚拟偶像的重要原因。”

以次世文化受花西子委托打造的虚拟数字人“花西子”为例,其形象既凸显品牌特色,又尽显东方美人的气质和神韵,给人以极强的记忆点,虽距离替代真人偶像还有距离,但也不妨碍品牌未雨绸缪,早早打算。屈臣氏的“屈臣曦”、天猫的“千喵”、麦当劳的“开心姐姐”等,也有类似作用。

除了自制虚拟偶像之外,还有不少品牌选择与当红虚拟偶像合作,以吸引流量。

2021年7月5日,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在小红书出道,一夜之间涨粉近4万,此后更是与娇兰、路易威登等一流品牌达成合作,并受邀打卡迪士尼、空山基等线下活动,令资本注意到超写实数字人异样的吸粉实力,而后柳夜熙登陆抖音,此赛道便更加引人注目。

(柳夜熙、AYAYI的微信指数)

在此基础上,资本看到了虚拟人背后潜在的超强商业前景,不仅能支持品牌自创虚拟人作为品牌IP,还能单独打造虚拟明星,以独特人设和安全设定,保障粉丝体验和品牌形象,甚至还和当下大热的“元宇宙”概念挂钩。

于是,自2021年年初开始,不少资本便注意到虚拟人领域,投资方向覆盖技术、工具、运营、发行等全产业链,投资方既有腾讯、字节跳动、哔哩哔哩等互联网大厂,也有红杉中国、软银、保时捷等老牌资本。

新兴的市场和领域,汇集了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不管虚拟数字人未来会走向何方,可以预见的是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

审美疲劳,虚拟人高峰止于柳夜熙?

2021年6月12日,国风虚拟偶像翎Ling借端午佳节为GUCCI301口红带货,发布动态道:“滋润不干,是温柔的珊瑚色调,有点草莓的感觉。”对镜自拍的配图也算清爽怡人。而该动态发布后的热评第一,却是“AI人物代言衣服还可以,化妆品、护肤品就免了吧”。

没有真实体感的虚拟偶像,如何分辨出“滋润不干”这一生理感知?小小的一则博文,却透露出虚拟偶像商业价值的局限之处。

成也虚拟人,败也虚拟人。虚拟偶像作为AI,其背后有制作、内容、运营团队,却没有真人的生理感知以及真实情绪,这虽然使得虚拟偶像比真人更加稳妥,也使得受众对其的认知真实性存疑。

口红广告可以质疑“滋润不干”、饮食广告可以质疑口味品鉴、汽车广告可以质疑驾驶体验、美容广告可以质疑产品效果,母婴、医药、成人用品、个人护理等类目则更难令人信服。一切涉及到真人嗅觉、触觉、听觉等生理感知范围内的产品,似乎都不适用于虚拟人。

如果虚拟偶像无法令观众相信其认知真实性,其商业价值就很难激活,要是品控和口碑再出问题,则更无立足之地。此外,虚拟偶像的发展还面临着审美疲劳、盈利困难等问题。

以燃麦科技打造的AYAYI为例,当初刚登陆小红书,便凭借一张神图涨粉4万,可近9个月过去后(截至2022年2月27日),其小红书粉丝只有12.5万,抖音粉丝近8.6万,微博粉丝56.1万,粉丝量增长缓慢,连带着微信指数趋势也逐渐平缓。

而打造柳夜熙之后,创壹科技也推出了新的超写实数字人“犹卡塔娜”、虚拟萌宠“元卡卡”形成虚拟偶像矩阵,争夺流量,还用柳夜熙账号为其引流。可即便如此,与柳夜熙珠玉相比,后两者都略显平庸,未引起太多水花。

无法持续吸引流量、创造热点的虚拟偶像,在品牌合作上也有一定的桎梏,而且制作成本高昂,因此,盈利难题围绕着大多数虚拟人。

创造了翎、韬斯曼等多个虚拟人的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曾对外透露,超写实虚拟人的视频每秒成本在8000元至1.5万元区间,一张图片则要几千元,成本居高不下,以至于市面上有90%以上的虚拟人制作公司都有盈利困难的问题。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曾言:“虚拟人物在影视作品领域完全替代明星是不可能的,只能是部分替代,但在衍生品、形象代言、演唱会、直播电商等领域,基本上已经可以做到9成以上的替代。”

可惜技术门槛的降低并不意味着市场接受程度的提高,虚拟人的发展或许还处于早期阶段,其想象空间能否打开并逐步实现,将决定虚拟人市场究竟有多大。

本文为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版权声明:123huobi 发表于 2022-03-02 7:00:34。
转载请注明:一秒视频一克黄金,谁在下注虚拟数字人? | 数字货币导航 123Huobi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